永叔你什么时候才回家我一定不让你996

永叔我就差你了

墨痕斋趣记

墨痕斋趣记


  起初魂们以为这届兰台是为了给东坡面子才真的觉得他唱的歌有特色还会夸赞东坡。过了很久,魂们才慢慢发现,这个兰台,似乎对事物的认知有一点点……大问题?


  兰台确实善于发现每件事物的特色。但是,有点过于……善于了。


  据某不知名柳姓墨魂私下透露,某日他从长廊上醒来便看见兰台躲在他身后吃……零食?至于在躲什么就不得而知了。当时兰台还非常热情地邀请他品尝,这位墨魂试了一口后,发现食物似乎是……变质已久?


  据这位魂陈述,他试图阻止兰台继续吃变质食物时还就“这个食物是不是本来就是这个特别的味道”的问题大肆辩论了一番,最终不敌败下阵来。为了防止以后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这位素不喜争吵的魂去请来了韩姓墨魂和另一位柳姓墨魂,试图掰正兰台的思想,没想到兰台也不甘示弱搬来了某苏姓大厨和刘姓大厨进行了一场惊天动地的激烈的惨绝人寰的辩论赛!


  最终还是这位柳姓魂让苏刘两位魂尝试了一口食物,并且在苏说了一句话后,以兰台怀疑人生观念的痛哭流涕告终。


——————

  某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斋主旁观感受:“子(消音)是不是话说太重了?”


  “他说了什么?”


  “兰台,这个食物,确实是变质了。”


  “……”


——————

  某飘在空中观摩了全程的李姓墨魂道:“这届兰台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有趣,有趣,哈哈哈哈哈!待会儿若是不敌,让我也下去替她说上两句罢!”


  “那你去了吗?”


  “当然没有。”


  “为什么?”


  “能发现每件事物的特别之处是千古来少有人做得到的事,兰台有如此特性,我自是非常欢喜。可食物确实已变质,我不说,是希望她以后不要再吃到变质食物了。”


  “……”


————

  采访时,当日被请来的当事魂扶额道:“我们竟然也差点败下阵来,兰台对于食物是不是太过于执着了……?”


  “嗯?这是为何?她说了什么让你们都无法对付?”


  “嗯……她说……‘子瞻的歌都那么有特色,为什么食物就不能有自己的特色!’如此。”


  “……她其实,也觉得子瞻并不擅长唱歌吧……?”


————

  据某大鹅小道消息透露:兰台在那日争吵后腹泻一周,再加上一直以来信奉的观念收到了严重冲击,整整消瘦了0.1斤。那天本在找摸鱼兰台的介甫也少见地没有布置功课,还夸赞(安慰/煽风点火)了兰台:“想法没错,继续保持。是食物厂家的问题。”


  兰台有被安慰到,可是这和兰台不想做功课没有任何的关系。


————

  据当日围观群众八卦,柳请来的那两位魂难得有站在同一辩论方的时候,当日的墨痕斋虽然鸡飞狗跳,却也难得地有着一股子新鲜感,大家很开心,说还得多亏了兰台。


————

  兰台不再吃过期食物了,不知道的食物都会拿来过问斋内的魂们。由于有前科,就算兰台不过问也会有魂轮流盯着她吃食,还有苏大厨亲自下厨教兰台尝试各种食物的味道,直到她能自主辨认过期食物。


  在介甫的开导下,她也确实保持了发现事物特长的好品性,比如子瞻的歌。


代写撰稿人:   子   某不知名拖稿人

  

评论(5)

热度(62)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